Saturday, May 23, 2009

一事無成的笨鬼

以前小時候,有一個人很愛看故事書。因為只要一跟大家玩,他都會很愛哭。所以大家都不想陪他玩。他一哭,他媽媽就會安慰他,叫他去看故事書,所以才會養成看故事書的習慣。也很奇怪,一進入故事的情節,所有不愉快的事,就都不見了。當他愈是難過,就愈愛往書中的虛構世界跑去。

但是,有一本故事書,他看完後,卻一直把那個故事留在腦海中,每當他搞砸任何事,腦中就會浮現這個故事,就會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你就是那個一事無成的笨鬼,因為你什麼事都做不好!那故事就叫做「一事無成的笨鬼」!那應該是一個很好笑的故事,在敘述一個笨蛋生前什麼事都做不好,死後變成鬼要去嚇人害人也都一事無成!大家看完這個故事理當都會大聲嘲笑那個笨鬼,而他看完了卻感到很難過。因為那就好像是他的寫照,雖然他那時還小,但是卻常常因為笨手笨腳的,又愛好奇地亂碰別人東西,而糟到一陣責罵。又因為寫作業動作慢,字又醜,很簡單的功課也常常拖到很晚才要寫完。

長大後,面對感情也是二二六六的,常常做出讓人想不透的行為,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也都不先想清楚後果。結束了一個自以為是的感倩後,良久不再敢面對另一個。或許是時間久了,或許是一直都是很隨便的處理感情的事。還以為自己變得成熟了,可以正常的面對下一個,結果像中了邪一樣,一個一個跑掉。大家像是見鬼似的,還是身上有貓薄荷似的,一個一個消失了。原以為是別人不積極。後來卻發現,原來自己的行為太過於積極,對感情投入過多的期望。加上從小就成長在一個父親毫無責任感的家庭中,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快樂。因為自從三歲那件事情發生過後,他就失去對任何事情的快樂。他還是會笑,表面上的笑,常常也不知道在像什麼,像個失心瘋的人,只能對於某個奇怪的點,過於表達他的笑聲。像個閣樓中的瘋女人,什麼事都不在乎了,什麼事都與他無關,他的心,早就像死了一樣,但在心底深處卻希望有個英勇的騎士,從太陽的那端,奔來拯救他。可是別人都以為他在裝可憐,要不就是想要得到別人的同情,因為大家都不相信,這樣可笑的人生,竟然還會會存在我們生活當中!因為大家都不相信,所以他為了不要再傷及自己的自尊心,以及一再地在自己的舊傷口上撒塩,他不斷地包裝自己,一層又一層,害怕別人又會很輕易地把它掀開來,公然地嘲笑他。可是他沒辦法一輩子只能躲在角落自怨自艾,也沒辦法帶著包裝去愛別人。所以,包裝愈來愈大,裡面的膿也愈來愈嚴重,嚴重到好像沒有任何人能幫他分擔這樣的累贅。

所以,他面對了二個選擇:一個就是一再地讓自己傷害自己,另一個就是把自己包好,躲在沒人能找的到的角落,平靜的生活。二個選擇,同樣的結果,一事無成的笨鬼,只能一再地躲在角落,看著別人,再看著自己,不斷地自我催眠:「一個人就能過得很好!沒有負擔,沒有煩惱。」他愈想,愈是覺得如此。這樣,他就不必再為了別人的感覺,再次煩惱,因為他選擇了逃避!他心想著:「這就是我們這樣的人能過的生活!沒別的選則」不是望自尊大就是望自菲薄!像個永遠解不開的魔咒,吐不出來的毒蘋果。

王子不見了,白雪公主依然躺在琉璃棺中,看著天空嘆氣著,想著,其實這樣也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跟自己逃避現實吧!跟自已私奔去吧!這樣就不用再面對感情的冏境。當個一事無成的笨鬼,其實也不錯!反正到頭來,也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去,沒辦法永遠粘在一起。他愈想著好像就愈是如此。

跟你說吧!他沒辦法接受任何的失落和欣喜,他不相信任何幸福的結局。他曾經付出過一切,得到卻是失去一切。所以他還是選擇自己!活在自己創造的世界,沒有痛苦,沒有難過,沒有過多的猜疑,沒有任何不必要的想像。只有自己,想要怎樣就怎樣,想去哪就去哪,因為他的怪胎,不會出現了,在愁悵的夜晚,溫柔的親著他的三個怪頭,輕輕地向他道晚安……。至少他這麼覺得。

Friday, May 22, 2009

Femme Fatale Piano Music

And I...

And I Stood still...
looked out the sky so bright
Making a comment on nothing
Thinking, pondering, sleeping
Rose isn't red...no more
violet isn't purple
I saw through the window
there was a green bird
green bird sang along
green bird said to another bird
"see? there is the loony man inside the attic!"
"Again?" said the other, "Don't tell me he's singing that tone again while looks out the window."

but honestly, I would not know what they were actually saying. What would I care? Whom would i care? It's just a matter of nothing...nothing matters at all...

Thursday, May 21, 2009

不想…

不想…

不想等回應等很久
不想到最後一場空
不想~我不想

不想太早死會
但也不想終老一生
不想~我不想

不想嚇到對方
不想讓人有壓力
不想~我不想

不想讓人誤會我很忙
也不想讓人覺得我很NEEDY, GET NO LIFE

不想被人先捧得高高
再摔到谷底
不想~真的不想

不想覺得希望無限
到最後一場空一場空

不想有矛盾
不想再想~
想逃離這一切

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種沒結果的苦戀
只想平平靜靜的談一場沒有壓力的戀愛!
對的人~不對的人~
我不想再想了~
就順其自然……

窗外的風又起了
窗口種的松樹小芽又長
太陽太陽啊~你在哪~
我的心像被挑空了一樣!
失去你的溫暖

你說呢?
一切只是有緣還是無份?

我不想再哭
也不想再悲傷的活下去

我不想…我不想…
再也不想…再想了。
(躺下,睡死~ZZ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