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06

夏風詠2 (In the Summer Time, That is...)

.
.
.
.
.
.
在我空白的日子裡,風會吹起一切的紋理。當風停了,而我的空白,卻悄悄地染上風的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
輕風禾浪

新的監獄學校,新的期望?


  當風吹起了...你會在哪裡?

  在這一望無際的澄黃稻浪中,子維坐在顛簸不平的小貨車上,任由炎熾的南風刮著他稚白的臉龐,無論在這六月末熱浪猖獗時期,他的眼神依然是如此的深邃冷峻。只是鬱鬱地望著車窗外的禾浪拂過一個又一個的田野,一句話也不說的望著遠方。
  在這期間,金黃的稻浪在蘭陽平原中是很常見的景象,一畦一畦的田埂,在此時皆沉沒在浪花之下,整個田地因此而像是連在一塊兒。車子開過,就好像在一條細長的堤岸邊行走,任由亮澄的浪花,拍打著岸頭。結實的稻穗,沙沙的一片聲響,隨著風的強弱時大時小,跟海沙埔的海浪聲一個樣子。雖然如此,對從小就在海邊長大的的子維來說,這種樸實而亮麗的”海”景,著實地讓他的心情平靜了不少。
  他只是輕輕地閤上眼,讓光線透過他的眼皮。那種情景,就像是來自天上的聖光,如此地祥和,如此地溫暖。子維雖然不是第一次這樣的閉上眼睛來感受如此絢爛的陽光,但每一次的感覺,卻不太一樣。以前他都是在海邊游泳時,才會在澄澈的海平上,閉上雙眼,接受上帝的洗禮。和風呢喃,吟誦著聖曲。只有在那時,子維的嘴角才會微微地揚起...。夏天的溫暖在此時,才會慢慢地融化他心中的冰霜。

  這時,他的夏天才真正的到來...

  但這次不同了,子維沒有一絲絲的笑意。在這惱人的夏天,才剛剛宣佈他從那不名譽的六年監禁中釋放出來時,殘虐的王又判他到另一個牢籠...
  轟隆作響的貨車持續的往學校的方向駛去,就像囚車一樣,押解著他,到另一個位於這壯麗海景中的一座囚島。雖說不管爸爸要帶他去哪裡,對子維來說,都是一場惡夢。只要一切都還在父親手中,他的心是永遠不會快樂的。
  『反正就快結束了!』子維默默地想著:『會結束的。只要我一完成他們的心願,我就要把一切結束掉!讓他們後悔一輩子!』
  閃爍耀眼的禾浪拍打著,似極了一隻隻無情的手,正推著他,前往永無止盡的暗夜...風只是靜靜地吹著浪花,世間的一切,好像是另一個不存在的世界。
你曾對我說過,當風吹起時,你就會在那裡。
但現在風起了...你在哪裡?

  子維默默地回想著當年兒時的好友,有次對他說的那句話。現在的他,心更冷了。車子依舊緩緩地往西方開去,漸漸的,消沒在如此澄黃的海浪中。
  風依舊吹著,悄悄地拂過一畦畦的田畂;拂過靜謐的蘭陽平原。一切是多麼的安詳和諧,好像什麼都不曾發生過,在這如此天堂般的平樸鄉村生活中...欲言又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