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06

牧羊人的悲歌2--給離判牧羊人的信

Those God-damned Shepherds II:
To The Night Queen
(A Letter to Shepherd the Traitor)

走了一個牧羊人了~
是壞的那一個~~也是最壞的一個~
是華梵有了希望~~還是她的目的達成了?
她踩著純種黑羊的屍骸踏上學者之殿~~
WHAT A PARADOX~WHAT A SATIRE...
也好,今日沒法一報還一報,
外面總有人會代我們向她報回,
她若以為她勝利了那就錯的離譜了,那夜后,
外面的羊群可更兇悍!
今天在這汙衊的殿堂可以因為黑羊不多,方可大力欺侮之;
今日一隻火蟻好滅,一團火蟻軍可不苟於斯,
更何況是跳進蟻穴!
也好,咱仔就騎驢子看路─
走著瞧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