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1, 2006

月河

有人說,人到了年老時,心靈會回歸到幼童時期,像個falling action然後就此靜靜地離開了,那我現在是不是也要回歸到大一那多愁善感的自閉樣?也是因為要畢業了,或許...如此我才不會悲傷,來到這邊,我已經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優秀還是駑鈍?我甚至不認得我自己了!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幸福還是不幸了!預知的夢,老是讓我覺得未來的可悲,因為每個夢都是如此地憂殤,是如此地灰闇...難道我就要如此一個人孤孤單單的走下去嗎?我原本以為我可以的,但是總有一天,我還是會受不了,太強烈的思念,已讓我不敷承受了...不論我是如此地努力想要轉移注意力,專心工作,但對未來的恐懼,不斷地嚇阻著我...我已經迷失了,沉沒在永恆的默靜中,不發一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