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06

牧羊人的悲歌 Those God-damned Shepherds

暑假...該是放鬆休息的時后...卻為了一連串的無意義的事和小人們惹出來的端子,等著我去善後。
好不容易,都結束了~也換了手機號碼了,卻忘了,或者是自己腦子打結了,竟然還傳給助教他們!不到一天,麻煩又上門了,自找的!><.... 一個人的日子看似自由,卻由不得己。看著大家都要離開了,才發現自己多年來的努力,竟是如此一文不值!真正該做的,都沒去做好;不該做的,卻搞得一身腥,又倒賠了自己努力掙來的錢!好在我姐幫了一個大忙,才洗清了自己的名聲。想想這三年來,到底在付出什麼?那七年來,又為了一個不愛我的人付出了什麼了了,有多少是真正值得我去如此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還好,至少這些付出中,有一個是真正值得的,就是我們班的那群好朋友們,讓我知道了什麼才是真正值得的事,還有ALWAYS給我建言的寶哥學長,雖然...學長他自己也在華梵遇到不少的地頭蛇。好在他解脫了!誠心的祝福他在銘傳能比在可怕的華梵過得好多好多了,><...曉雲法師~~真的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創這學校真的很辛苦,但是卻很不幸的找來一些面善心惡的偽裝牧羊人,也很不幸的一直收到一些良莠不齊的雜種羊,邪惡的牧羊人與小人心態的混種羊們不斷地欺壓之下,就是收到不少,也真的收到不少的純種黑羊,也都在這樣惡劣的情勢下,紛紛一個個默默地出走了。有志不能申,良馬被當成駑馬飼養,創辦人只能說是遇人不淑,當牧羊人們都把學術重地當成養老院及昇等跳板,混種羊把之當成臨時避難所及逃家偷情的motel和狂歡夜店時,走在大學之道的我們都愧之不能自己,他們卻還是樂此不疲,面對佛祖在禮佛時,也都不會有絲絲的心虛!但丁的地獄或許就是在等著這些偽善的人們吧。我們也只能還是木然的離開此傷心地。 就讓那些地頭蛇們等著在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接受上帝的審判。然後從海拔500公尺的山上,摔到千千萬萬尺下的阿鼻地獄。看吶!那些心中還有一絲教學熱忱的牧羊人也在那捂面歎息,靜觀其變。群魔當道,眾生難渡,我們也只能撒手撤退,明哲保身!嗚呼哀哉! 嗚呼哀哉! 難得一個理想崇高的教育家,竟就如此斷送了自己的心血,而我們真正對學校有理想有抱負的牧人和羊群,也只能手挽著手,無助地看著埃許家的崩坍,如此清晰地倒映在紋風不動的湖水水面上...

美麗的山河,
隱藏著無奈的悲愴和墮落...
心碎的藍鵲,
在空中發出淒然的叫聲!
劃過大崙上空,
再也不回頭...
Post a Comment